Published by admin on 2021年7月30日

0adc确认年龄18新地址

他一想到这儿,心脏狠狠绞痛起来。

他终于放开手脚,心无旁骛的处理日京川绫子的事情,可这代价他承受不起。

他之所以一直不肯如此,就是因为日京川希的那句话。

他输不起。

他会后悔的。

夜狼当初任性了一次,相信了自己的兄弟,可是最后得到的是什么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他以自身经历警告自己,他输不起。

他心有余悸,哪怕想到这个计划,也绝对不敢实施。

可没想到老天爷跟他开玩笑,让他们夫妻两个走到了这个地步。

他恨不得现在就追随她而去,可惜不能。

日京川绫子必须死!

日京会社也要付出惨痛的代价。

路边的绝美少女让人留恋

他要让他们明白,自己做了多么愚蠢的一件事。

一想到这,恨意在心间滋长,一双眼猩红一片。

可……报了仇又有什么用?

一命赔一命,可许意暖再也回不来了。

他蜷缩成一团,假装可以拥抱另一边的许意暖,假装她还在。

可是他却只是抱住了空气,痛苦入眠。

翌日,他像是没事人一般,走了出来。

日京川绫子也搜到足够的证据,确定是商会其他人想要先下手为强。

他故意装作很愤怒,答应了日京川绫子的条件,两人一起联手,搞垮帝都商会。

接下来的新闻……

【顾寒州身为帝都商会主席,却置商会生死度外,和日京会社联手】

【帝都商会的叛徒,千夫所指】

两人一起出席发布会,被记者追问。

“顾先生,这么大肆疯狂的展开对日京小姐的追求,对得起的亡妻吗?”

“您的妻子才亡故一个月,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追求别人,不觉得过分吗?”

“日京小姐,这样的男人值得托付终生吗?”

“值得。”

日京川绫子笑的颠倒众生:“因为,没有人敢负我,不然我会让他生不如死的。”

她笑的无比灿烂,含情脉脉的看向顾寒州,却说着威胁的话。

顾寒州垂眸看了她一眼,淡淡回应。

“不要在我面前提亡妻,没有她,我会过得更好。”

“如果有人反对,不妨试试。”

“顾先生,会遭报应的!”

记者气愤的说道。

“我的报应,应该看不到了。”

他淡淡的说道,冷冷看了眼,让人畏惧害怕。

顾寒州变了……

回到四年前的记忆,可能还不至于这么可怕。

现在的他,就是地狱修罗。

公开挑衅记者,威胁放话,和日京川绫子高调在一起。

这一切一切都默默进行着。

而此时,曼尔顿凯特林——

“在看什么?”

简一出来,就看到她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正好在播放全球资讯,都在报道顾寒州的事情。

他赶紧冲上前把电视关了,手心都快要出汗了,紧张无比。

“他是渣男哎,传说中的大猪蹄子,我的天哪,看得我气死了。”

那女人摸着自己圆滚滚的大肚子,义愤填膺的说道。

“……听到这些,没有别的情绪吗?比如难过?”

“我难过什么?我和他认识吗?对了宝宝呢?去哪里了?”

“辛西娅去找哈雷了。”

“我饿了,想吃饭,我胃口超级好,能吃下一头牛。”

女人笑盈盈的说道,提到吃就像个孩子一般。

简见状,确认无事后,心安的吐出一口气。

他带女人去餐厅,小心翼翼,不敢提过多的事情。

……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眼看着就到了代理权争夺的日子。

日京川绫子已经稳操胜券,帝都商会已经形同虚设,顾寒州身为主席都站在自己这边,帮她出谋划策,她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两边经济实力一对比,自己肯定稳操胜券。

经济实力强的,便能拿到,她没什么不放心的。

可是在代理权下来的前一天,她喝醉了,顾寒州提前设宴,说是庆功宴。

她也想好好庆祝一番,更想继续那一晚的事情。

她酒量不错,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却喝多了。

当天晚上,日京会社乱成一团。

有黑客进入防护系统,窃取了高级机密。

很多重要信息泄露,一些日京会社见不得光的事情,也被抖落重出于世。

一个晚上的时间,日京会社的股票疯一般的狂降。

公司集团名誉受损,再也不会有人购买日京会社的股票。

而日京会社的人到处寻找日京川绫子,却怎么也找不到。

翌日,十一点召开大会,选举合适的国家管理亚太经济区。

最后当选的是帝都!

帝都商会衰败不过是表现,所有的商会成员前所未有的团结。

日京会社本来是碾压的,但是现在出了这么一档子事,牵动了整个国家的经济动荡。

上面考虑到国家声誉,最后选择了帝都。

日京会社筹谋了那么久,最后却竹篮打水一场空,关键这个时候,最主要的的负责人日京川绫子还没有出现。

川绫子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头痛欲裂。

她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她明明没有喝多少。

昨晚还依稀记得,有人在问她话。

“日京会社高级防护网的密码是多少?”

“有多少个防护点?重要机密的密码是多少?

“日京会社……”

很多很多,她竟然都记着。

是梦吗?

不是,这个梦存在感太强了,绝对不是梦,仿佛真真切切的发生过。

她猛然一个激灵,立刻起身寻找手机,却发现手机关机了,打开发现无数条未接电话和短信。

她一一点开,都不敢相信内容。

日京会社的账户,一夜之间被盗了还几百亿。

甚至,日京会社这些年圈钱的丑闻全部暴露,连带着京州皇室都丢脸了。

还有今天上午召开的大会,已经过去好几个小时了,因为R国爆出这样的丑闻,日京会社占据着本国百分之六十的经济输出,所以错失资格。

一时间日京会社名声臭了。

化妆品里发现致癌物。

低价药材当做高价售出。

等等丑闻,应有尽有。

她不敢继续看下去,只觉得头晕目眩。

好……好卑鄙。

她现在才觉得自己很愚蠢,被爱情所麻痹,疏忽大意,给他们可乘之机。

她死死地捏着手机,只想去找顾寒州问个清楚,这到底怎么回事!

她噔噔噔的下楼,正好看到顾寒州端坐在沙发上,看着今日的午间新闻。

上面播放的正是这件事……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