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by admin on 2021年7月31日

快锚2代vip破解版无限用天仙

【 .】,精彩免费阅读!

台下的新兵们仰头去看禾晏。

方才之前那十几招,时间太短,他们难以看出谁占上风,然而这会儿已经不必旁人过多解释。禾晏将江蛟逼到演武台边缘,差点跌下去,江蛟输了。

这少年,竟又胜了一回。

“阿禾哥好厉害啊,”小麦喃喃道,“越来越厉害了。”

洪山挠了挠头,“这小子,从前可没告诉我们他会这么一手。”

“他不是第一次练枪。”石头沉默半晌,开口道,“所以那个人打不过他。”

“可是不对啊,”洪山奇怪,“阿禾是家道中落的少爷,他们大户人家,难道寻常在家都练弓弩枪术的?”

台下新兵们的窃窃私语,禾晏不是没听到。这是个绝佳的机会,她将长枪往地上一顿,自己上前了两步,道:“诸位兄弟,今日我又胜了。”

她说这话,毫不掩饰自己面上的自得之色,甚至有几分夸张,便显得有些刺眼。

“这小子想干嘛?”杜茂问。

没人知道禾晏想干嘛。

冬日里的围巾少女青春活力

禾晏笑眯眯道:“我想日后,可能也少不了想要来挑战我的,不必担心我不应战,我呀,来者不拒。不过一日只比一场。”

梁教头嘴角抽了抽,“这家伙,是当自己在摆擂台吗?”

擂主禾晏丝毫不顾及旁人的眼光,自顾自道:“鞭刀、步围、长枪、刀术、骑射,所有兵营里有的,都可以向我挑战,放心,赢了不会收们的干饼,愿者自来。”

纵然知道这少年身负绝技,可这姿态,着实嚣张了些。

“太狂妄了,哪有这样的人!”

“一点都不谦虚,不过才弓弩和长枪两项侥幸胜了人而已,便不知天高地厚。”

“难道偌大凉州卫,竟找不出比他厉害的人么?数万儿郎,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禾晏轻轻笑着,心道,也不是没有能打的,只是最能打的那位少爷,根本不屑于和她对战。

她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今日诸位教头兄弟都在此,我禾晏说到做到!我赢了权当切磋,我输了,兄弟们可任提要求。不过,”她似是有些不好意思,“那应当是不可能的。”

她不说还好,一说,新兵里登时又是一片激愤之言。

“他这是把我们看扁了!”

“当我们凉州卫无人,都说十个指头有长短,这小子是当自己样样所长,他当自己是封云将军吗?”

“算了算了,再过几日且看他,有他打脸的时候!”

禾晏在台上做足了嚣张的姿态,才不紧不慢的往台下走,走之前似是想起了什么,对站在一边神色不定的江蛟道:“其实长枪用的很好。”

江蛟一愣,看着她,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不过遇到了我,我最好。”她哈哈大笑着走下台去,不再去看江蛟的脸色了。

另一头,杜茂脸沉如水。禾晏同江蛟比试,本来也没什么,可禾晏刚才杀江蛟威风杀的太惨了,江蛟说不准会一蹶不振,这可不是他愿意看到的。他拍了拍梁平的肩,自己先去江蛟身边,打算好好劝解这位初试牛刀便被站于马下的新兵,免得失去一位好苗子。

……

演武场旁边的楼阁上。

“舅舅,我禾大哥又赢了!”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的程鲤素跳起来,指着禾晏的方向,活像是刚刚赢了枪术的人是他,嘴里不停的称赞,“他真的很厉害,没人能打得过他!”

肖珏瞥他一眼,懒得搭理他,转身往外走。

程鲤素想起了什么,连忙跑到肖珏身边左窜右跳,“舅舅,看看他!弓弩第一,枪术第一,今后鞭刀什么的,全都是第一,他就是凉州卫第一……除了之外的第一,对不对?”

“等他拿到第一再说。”肖珏不冷不热的回答了他的热情。

“他现在已经拿到两个第一了!其他的第一也是迟早的事。而且两个第一也已经很了不起了,不是吗?舅舅,看看他,这么优秀的人才,人间能见到几个?难道不值得入的九旗营吗?舅舅,看看他嘛!”

肖珏顿住脚步,目光落在他身上。

程鲤素心中一喜,以为自己说动了肖珏。下一刻,肖珏盯着他的眼睛,慢慢开口:“近来频繁提起禾晏,说过两次九旗营,从前从不关注九旗营的事,”他淡道,“程鲤素,是不是想促成禾晏进九旗营一事?”

程鲤素心里“咯噔”一下,暗道坏了。这位舅舅最是聪明,一点儿端倪就怀疑到自己身上,他道:“不、不是的,我就是……想让舅舅多注意一下我大哥。”

肖珏:“是觉得我傻,还是聪明?”

程鲤素与他对视片刻,垂头丧气的耷拉下脑袋,“是我傻……”

“如何知道九旗营的事?”肖珏问他。

秀美如玉的青年的目光平静,并未有要发怒的征兆,程鲤素却觉得浑身发寒,他老老实实的回答,“我之前住隔壁,听到沈总教头和说话,知道九旗营打算在凉州卫所的新兵里招人,所以……”

肖珏轻笑一声,嘲道:“所以就拿这个消息,迫不及待去讨好了的‘大哥’?”

“不是不是,我也是真心为了舅舅着想。”程鲤素急忙否认,“我每日无事,到处走动,看了看凉州卫的新兵里,也就禾大哥比较能够得上九旗营的门槛,其他人连我禾大哥都打不过,怎么进的精骑队?我也是一片丹心!”

沉默片刻,肖珏问:“他怎么说?”

“啊?”程鲤素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过来肖珏的“他”指的是禾晏,便道:“我与禾大哥说完此事后,禾大哥好像很高兴。而且,他说他要进九旗营。”

“他说‘要’?”肖珏缓缓反问。

程鲤素缩了缩脖子,莫名感到冷风阵阵,点头道:“是‘要’……有什么不对吗?”

肖珏轻笑一声,秋水一般的清眸浮起莫名情绪,片刻后,他敛下神色,淡淡开口,“这个人,胆子不小,野心也不小。”

------题外话------

向舅舅推荐晏晏的程鲤素,像不像与跟朋友安利爱豆的?

#1